第92章(1/2)

诺维雅和托尼踏入这艘神盾局制造天空航母的那一刻,航母上的监控探头都第一时间对准了他们,镜头的光圈收缩,只是操纵者还没有来得及看清他们的脸,那些探头就被托尼的掌心炮给炸掉了。

航母内部金属质地的墙面和环环封闭,走在地面上能听到金属震动的回响。他们处于离地万米的高空,但这种四面封死,必须通过指纹密码才能通行的内部结构,无端带给诺维雅一种玩生化危机的感觉。

她把这个想法分享给了托尼,后者对这个游戏并不太感兴趣。

“贾维斯可以编辑更加优质的游戏体验,而且我不知道你还是惊悚游戏的爱好者?”

“我平时没有多少时间可以好好打游戏。”但诺维雅还是天生擅长游戏类的东西,她更不能理解,紫人竟然要花那么长时间才能打通一关。

紫人就是那种永远不相信门后的丧尸要击杀两次,于是拿完装备出门的瞬间,就只能重新再玩了。

诺维雅把手按在冰凉的金属墙面上,一圈圈无形的能量扩散开去,往四面八方探查这个天空航母的秘密。

感知能够带来一个截然不同的视角,仿佛是高悬在天空中的一双眼睛。诺维雅感受云层的流动,航母表面施加隐蔽功能的能量罩,同时她也去感受每一个封闭的空间结构,楼层的走向。

空天航母上的一片区域引起了诺维雅的关注。

她有些不可置信的重复探知了一遍那片区域,当她收回手的时候,指尖的温度像是全被带走了。

“怎么了···你看到了什么?”托尼抓住诺维雅的手,但却没有办法分担她的惊恐。

什么东西会让诺维雅感觉到这样的恐惧呢?

托尼也连带着紧张了起来。

过了了一会儿,诺维雅才松了口气,神色沉重的对托尼说:“这恐怕是我见过最的惨烈的画面···”她用藤蔓破坏了一连串封锁的舱门,两个人畅通无阻的顺着这条的长廊走到尽头,转而下楼。

对于大多数同类型的舰队来说,这个区域都被用于的科研应用,远离了母舰的主要部位,以便在发生危险的时候,试验区域能够及时的脱离主体,尽可能多的减少损失。

诺维雅虽然恐惧,但她的步伐却比平时更快,她一刻不停的打通挡在面前关卡,在最后一扇舱门打开的瞬间,托尼看清了房间里的景象。

他露出了和诺维雅一样的神色。

“···我以为,只有那几个怪物而已。”

房间里的循环系统还在发挥着作用,数十个培养柱分布在房间各处,这些立体的培养皿里都漂浮着一个*,柱内被湖绿色的液体充满,隐约能看到海藻般漂浮的黑色头发,以及人形的轮廓。

这艘空天航母应该是十年之前就脱离了神盾局的控制了——内部人员叛变,带船逃开,最是无从防范。

“这是人体试验。”诺维雅的视线没有一刻不落在那些模糊不清的人脸上的。

先前感知的时候,诺维雅的能力不当心穿透的扫描了液体里的人,那些人都还活着,还在呼吸,但剩下的作为人的心智却都不复存在了。

“他们的肢体都已经异化,就和第一次我们遇到的怪物一样。”

诺维雅怎么会忘记掉那个差点弄死小安迪,还砸掉了她店铺的怪物。那是她和托尼第一次见面,他们一起救下了安迪。

“我们可以把这些人带回神盾局去,或许会有救治他们的方法。”托尼掌控了实验室里的电脑,试图从里面抽取出一些研究资料。

诺维雅靠在一根玻璃柱边看着托尼的动作,这根柱子里关着一条长着鱼尾的怪物,它隔着特质玻璃对诺维雅张牙舞爪,狰狞的动作似乎是要破开罐子,撕碎诺维雅。

“这是尼尔斯的手笔···我能看出来。”诺维雅看着主屏幕上跳动的资料和数字,突然开口了,“尼尔斯对我讲过唯一的一个鬼故事···他说有一些带有动物特征的怪物会悄然潜入人类的社会当中,甚至藏在我的床底下,随时伸手把我抓下来。”

就像是所有的鬼故事一样,最初的目的只是希望小孩子能够听话一些。

诺维雅从来没有对那个故事上过多少心,但现在看来,尼尔斯不仅记住了,还试图在现实中具象化。

每一个变异的怪物曾经都是一个人类,一个神盾局的特工。

诺维雅没有办法为尼尔斯的这种行为作出解释,如果说那个故事不是她童年的噩梦的话,那么现在的场景已经是了。

“我们最好就地处理这些怪物。”托尼神色凝重的看完了屏幕上的资料,“我找到了一些实验报告···整个空天航母都是九头蛇准备的特洛伊木马,这些培养柱会在纽约上空解开,怪物从空中落下,给纽约带去混乱。”

“我们不能这么做!”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