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89.第389章 抢个皇上来压寨(1/2)

龙吟山的夏天,静谧,葱茏,秀丽,多姿。

烈日当空,道路两旁,成熟的谷物热得弯下腰,低着头。蚱蜢多得像草叶,在小麦和黑麦地里,在岸边的芦苇丛中,发出微弱而嘈杂的鸣声。

七月,透蓝的天空,悬着火球似的太阳,云彩好似被太阳烧化了,也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好像某年某天的一个午后,抢劫新郎的闹剧在这里上演。

不过还好是好像,如果能未卜先知,如果时光能倒流,她不会去抢什么新郎,兜兜转转各人都回到了原点,只不过她身边多了一团肉球。

此刻这小肉球被她放到一颗树枝桠上安安稳稳的坐着,挥舞着拳头,咿呀咿呀的发出声音,似乎在抗议狠心的娘亲把自己扔到这树桠上。而她却天天挂在枝头遥看北方,说什么站得高才看得远,真是莫名奇妙。

那么一条道路有什么好看的呢?害得过路的人马,客商都以为他们母子是精神病……想自杀也不能跳树啊!!

那天她被李若水打晕,醒来后就被送上了马车,车上只有儿子,哪怕连套换洗和一些盘缠都没有。

龙凤凰茫然的看着道路的尽头,她带着儿子回龙溪已经十天了,每天都会陷入无穷无尽的思念。想着他的身体应该好了吧,想着他跟李若水成亲,恩爱。

她尽量的避开哪些客商云集,消息灵通的场合,不想听到一丁点京城传来的消息,新闻。

渐渐的视线里出现了十几个人马组成的队伍,为首一人白衣飘逸,神清气爽,只是距离太远看不真切。

龙凤凰低下了头,每当有白衣男人从这里路过,她都会莫名的激动,可每一次都以失望告终。

她忘记了,痴情蛊是会让人忘记从前所爱的人的。就算他此刻就在面前,他也不会认识自己。

曾经就有几个白衣男子看见她一身红衣的抱着儿子“挂”在枝头而被吓得从马上跌下来。

她眼巴巴的看着白衣男子来到面前,揉了揉眼睛……没错,这个人是夏侯朗,可是他身边怎么没有李若水,他此刻应该不认识自己了。

“喂,你准备在这里再抢个男人回去成亲吗?”夏侯朗双手环胸,看着她揉眼睛的样子,嘴角勾出一个好看的弧度。

“……”,龙凤凰甩了甩头,先发会呆再说。

此章加到书签